您的位置:魁拔小说阁 > 小说资讯

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章节目录,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苏行歌全文

时间:2024-05-21 12:40:02分类:古代言情

《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最新章节第13章由网友提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魁拔小说阁免费提供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小说简介

我觉得我看了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之后,老夫的少女心都萌翻了,苏行歌这书写得太好了,好羡慕他们之间的至死不渝的感情纠葛,推荐给大家看看。

《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小说阅读推荐

皇帝指了指孙诚,声音里满是冷意:“你来说。”

孙诚将事情经过说了,末了又道:“这些牌子皆是私兵所有,应当可溯源其所属。只是,为何行刺之人身上也佩戴此物,难不成他们是一伙儿的?”

听得他叙述,皇帝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神情越发有些难看。

见皇帝这模样,岳州脸色也有些发白,不知想到了什么,因斟酌着问道:“大人,您是何时去的白家坡?”

孙诚想也不想道:“第一次是戌时初,第二次是戌时末。”

第一次他才到没多久,便被皇帝传召,因对现场情形尚未完全确认,所以推测的其实是有误的。

直到第二次过去,才知道那里面竟然隐藏了私兵,五城兵马司的人还与那些残余之人交了手。

地龙翻身是傍晚时分,长明殿走水是夜里,且多半便是那刺客声东击西的招数。

这样一来,时间线似乎就对的上了。

岳州捏了捏掌心,方才回禀道:“皇上,夜里刺客烧了长明殿,引寺内混乱时挟持了公主,若那人真是被豢养的私兵之一,那么,他必然是从白家坡逃过去的。”

白家坡出了事,那人借机逃了出去。

至于为什么刺客逃走之后,第一时间要去找萧景辰,那便需的问当事人了。

可当事人已死,唯一知道真相的,便只剩下了萧景辰。

萧景辰,国师大人……

皇帝的手指敲了敲龙案上的木牌,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说,那刺客的目标就是国师?那你方才为何不说。”

那会儿岳州想要详细说,却被皇帝抓住长公主受伤之事,将他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便是他想说,也没有机会说。

只是他便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跟皇帝争辩,这会儿只能再次行礼道:“都是微臣的过错,请皇上恕罪。”

他将皇帝没有怪罪之意,这才大着胆子道:“微臣赶去的时候已晚,但那刺客的的确确是冲着国师去的,说起来,自前夜起,国师的行为就有些异常。”

前夜里,严华寺内负责国师房外巡逻的守卫醉晕过去,后续他挨个排查了一遍,发现并无一人饮酒。

那只能说明他们都中了招。

而那时候,国师的态度很奇怪。

“国师才与人打斗过,形容狼狈,可在微臣询问起时,他却在遮掩此事。”

他说到这儿,又想起一事,因小心翼翼道:“还有一件事,下午微臣带人巡逻,曾遇见公主去寻国师,而当时,他不在房中。”

岳州当时离得虽然远,却也是清清楚楚听到他们对话的,那时候他还有些奇怪,国师到了严华寺之后,除却佛堂便是自己房中,且按着时间,那个时间点他一向是在禅房打坐,怎么今日却出门去了?

那时他没放在心上,现下想起来,却觉得有些怪异。

而最重要的,却是晚上那一枚乌油弹。

分明公主已然说了要留活口,可国师却炸死了那刺客,到底是因着为了保护公主,还是……

为了杀人灭口!

待得岳州说完之后,皇帝却沉默了下去。

他久久不语,殿内的气氛便有些凝滞,偏生这时孙诚抬起头来,蹙眉问道:“你方才说,国师下午不在?”

岳州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因点头道:“是。”

“你确定?”

他的神情凝重,皇帝也朝着他看去,问道:“孙爱卿可是想到了什么?”

下一刻,便见孙诚沉声道:“回皇上,微臣下午回府之时,曾遇到过一个背影,颇像国师。只是彼时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他身在严华寺不可能出门。可如岳大人所言,国师若是出门的话,那就不是微臣看错了人。”

孙诚与国师虽然打交道并不多,可因在五城兵马司,所以识人的本领还是有的。

那会儿他觉得自己看错了人,现下想来,不是他看错,只是他没敢认。

他这话里的意思,让皇帝的脸色也沉了下去:“你在何处遇到他的?”

“威远将军府。”

这几个字一出,不但皇帝,就连岳州的一颗心也狂跳了起来。

威远将军慕容忠,出自北越四大世家之一的慕容家,其父更是慕容家的家主。

寻常的时候,萧景辰尚且深居简出,可偏偏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萧景辰去寻了他。

萧景辰去做什么,傍晚白家坡的惊天炸响,又与他有多少关联?

皇帝无意识的敲了敲桌面,神情变幻莫测,良久才道:“国师身份特殊,关乎北越国体。今夜之事,暂且先不要声张。”

他这话,孙诚和岳州并不意外。

毕竟,萧景辰出生时便是佛子之命,这些年身在东皇宫,号称一双手可推演天机。北越百姓信奉天神,皇室亦是如此,若是萧景辰真出了什么事儿,必然会在百姓中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萧景辰不但动不得,还得好好儿护着。

因此听得皇帝的吩咐,二人连忙应诺。

孙诚试探道:“国师之事暂且不查,但威远将军府,想来是个突破口,微臣想从此查起,不知可否?”

听得他这话,岳州倒是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他一眼。

这位孙大人,倒也不如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般大公无私啊。

毕竟,孙诚寻常交好的是赫连家族,与慕容家政见不合。

他心里想着,却并未说话,只是站在一旁当木头人。

这两年慕容家越发嚣张,若能受创,于他也有好处。

皇帝目光自孙诚的脸色掠过,见对方一副大公无私的模样,思索了一瞬,才点头道:“可,但需暗中查探。”

四大世家由来已久,且慕容家的老太君,乃是先帝的姐姐长乐公主,也是当今圣上的亲姑姑。

无凭无据,贸然查慕容家子嗣,他那位姑姑便头一个不答应。

皇帝的顾虑,孙诚自然了解。

能得皇帝的准许已然不易,孙诚顿时谢恩领旨。

皇帝知他有分寸,因此交代完后,便看向了一旁闭口不言的岳州:“你先前说,国师受伤了,他伤势如何?”

被皇帝突然叫到,岳州忙得回禀道:“回皇上,国师伤势并无大碍,只是被瓦砾砸到头,正在昏迷之中。”

皇帝点了点头,道:“国师既是受伤了,便暂且在严华寺好生养着。稍后朕会着太医院院判与你同行,好生伺候着,不准有闪失。”

他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还有,公主此番受了惊吓,朕念你是无心,先饶了你这次,可若再有下次,你提头来见。”

他这话一出,岳州忙的跪地磕头:“微臣惶恐,皇上放心,再不会有下次了!”

对方可是长公主,皇帝的掌上明珠,敢再出事儿,他都不必来御前,自己谢罪领死算了!

见状,皇帝这才满意的点头道:“知道就好,时候不早,你便先回吧。切记,不要声张。”

他没有点名何事,岳州却是骤然明了。

这是要让他监视萧景辰呢。

他自然知道轻重,忙的应声:“微臣遵旨。”

岳州领了圣旨,皇帝又看向孙诚,道:“私兵事关重大,朕将此事交给你,十日之内,朕要结果。”

十天的确有些紧迫了,可下个月便是中秋宴,至多月末,宫内也要预备起来,这样一件事若是悬在头顶,怕是朝臣人人自危。

孙诚明白后果,闻言恭谨道:“微臣领命。”

皇帝颔首,看了一眼孙诚,沉吟了一番,方才道:“此事,朕让兵部与你一同去查。”

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

长公主又和国师大人撒狗粮了

从前,长公主每次见到国师,定会出手撩拨动,却都被国师以礼佛断俗之理拒绝。后来,长公主对他不屑一顾,他却上赶着贴过来了,日日都出现在公主府……她:“国师记性差,佛家怎可入深院?”他:“逍遥佛,也是佛。”——其实江山盛世,都不敌你柔情蜜意……

古代言情|苏行歌

小说详情